虛擬運營商“轉正”拿了牌照,先別急著上路

5163.com

2018-10-14

  日前,湖南省工商局召開通信運營商發布違法廣告行政約談會,認定“流量不限量”廣告為虛假廣告,並向三大運營商下發“責令停止發布違法廣告通知書”。

  有業內人士表示,此事從側面説明,當流量競爭成為電信運營商的主要市場形態,如何既不減少良性收入,又能讓消費者得實惠,這是對運營商的重要考驗。

  而增加市場參與主體,是促進良性競爭的有效手段之一。 最近,一批曾經的“預備選手”獲得了正式的“入場資格”。 據工信部官網披露,經過5年試點,工信部于近日向與中國聯通首批簽約的包括阿裏巴巴、小米在內的15家企業發放了經營許可證,批準其經營移動通信轉售業務。

  所謂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是指從擁有移動網絡的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者如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手中購買移動通信服務,重新包裝成自有品牌並銷售給最終用戶的移動通信服務,其運營者被稱為虛擬運營商。 截至目前,市場上以170、171等開頭的手機號多為虛擬運營商號碼。

  “拿牌”企業或深耕物聯網市場  虛擬運營商在我國的出現,肇始于國家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通信行業。 2013年5月,工信部允許符合要求的民間企業申請試點資格,虛擬運營商隨之出現。 如今5年過去,一部分具有試點資格的企業終于獲得了正式牌照。

  “此前虛擬運營商發展不好的根本原因在于,當基礎運營商處于絕對優勢時,不會給各種競爭對手留下太多的市場機會。 ”通信行業專家寧宇説,如今移動互聯網呈現出多入口格局,電信運營商幾乎是用戶進入移動互聯網世界唯一入口的局面被打破,市場的開放程度大大提升,新玩家有了贏的可能。

虛擬運營商否極泰來,迎來了真正的發展機遇。

  寧宇表示,從目前拿到牌照的15家企業來看,如終端類的小米、電商類的阿裏和京東等,都是自帶客戶和資源整合能力的新興企業,如能結合自身特點與通信業務進行整合,將給客戶帶來更好的體驗和産品組合,體現出更強的競爭能力。   此外,還有觀點認為,物聯網業務應是虛擬運營商未來發展的方向之一。

實際上,在過去幾年中,已有不少虛擬運營商進行了這方面的嘗試,據統計,截至去年底,國內已有超過1/3的虛擬運營商強勢進軍物聯網市場。   今年3月,阿裏巴巴在2018雲棲大會上宣布全面進軍物聯網領域並且指出,IoT(物聯網)是集團繼電商、金融、物流、雲計算後新的主賽道。 其定位是物聯網基礎設施的搭建者,計劃在未來5年內連接100億臺設備。

  “正式商用會給轉售企業帶來信心,正式牌照發放後,相信各大轉售企業也會加大資源投入,給用戶帶來更多、更好的通信産品。 ”對此小米移動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小米移動去年就在物聯網上有所嘗試,去年小米移動共發展了1000萬戶物聯網用戶。

”  垃圾短信、騷擾電話問題成隱憂  虛擬運營商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但也有人看出了其中的隱憂。

  “一張牌照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虛擬運營商發展的困境。

在過去接近5年的試點中,虛擬運營商並沒有像公眾和監管層所期望的那樣,在移動業務創新上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

相反,在一些基礎電信運營商已經做得很好的環節,一些虛擬運營商卻出現了各種漏洞,比如在垃圾短信和實名制問題上,造成了很壞的社會影響。 ”通信行業專家陳志剛對科技日報記者説。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很多人購買虛擬運營商的電話卡,只是作為副卡流量卡來使用。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這些號碼容易被當作騷擾電話,所以不敢作為主卡使用。

  “我兩年前換了個170的號碼,但每次打電話過去就會被對方直接挂斷。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長沙市民吳女士有些無奈。 對此,一家運營商代理店工作人員劉新才向記者解釋,在虛擬運營商試點初期,不少不法分子趁虛而入,很多詐騙、騷擾電話都是以170、171開頭的。 長此以往,很多人看到這類號碼就直接拒接了。

  7月30日,工信部等13個部門印發《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的通知,自2018年7月起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為期一年半的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

此次聯合展開的電信市場整治行動,以實現商業營銷類電話規范撥打、惡意騷擾和違法犯罪類電話明顯減少為目標,重點對商業營銷類、惡意騷擾類和違法犯罪類騷擾電話進行整治。

這其中也不能少了移動通信轉售企業的參與。

  “電信市場亂象整治,沒有法外之地,虛擬運營商若想獲得發展,首先必須自正其身。 ‘誰接入誰負責’的原則不能只包括電信運營商。

”電信行業專家柏松説。

  “實名制和垃圾短信等問題曾給虛擬運營商的發展帶來很多麻煩,甚至影響了牌照發放的進度。 ”寧宇認為,如今虛擬運營商剛剛獲得資質,又迎來治理垃圾電話大考,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説明電信運營商的門檻不低。

若想在這個市場站穩腳跟,遠非拿到一個牌照這麼簡單。 記者劉艷+1。